舊版 手機版
 
 
當前位置:首頁 -> 文化 -> 文藝薈萃
雪地道
2020-12-21     趙富    

 

  

 

  小時候的冬天,冰天雪地,嘎嘎冷,但凍不住我們半大小子的手腳,每當大雪封門的季節,便是小伙伴們玩雪的世界了。

  那時候,我們玩雪的花樣很多。放學后到雪殼子上嬉鬧,有滑雪的,有打出溜滑的,有摔雪跤的,有打雪仗的,有堆雪人的,等等,但讓人玩得最爽意的要數掏雪地道了。

  一條雪下地道,曲里拐彎,珍藏著兒時的快樂;一條雪下地道,不算太長,抻長了童年的時光;一條雪下地道,不太規范,鑲嵌幼小心靈的嫩雅理想;一條雪下地道,雖然過去很久遠了,但卻成為我心中永遠抹不去的記憶。

  那時的家鄉,雪勤,雪大,雪冷,大雪封門是常事。風也大,大煙炮不斷捻,一刮就是幾天。風抽地上的雪,越抽越瓷實,房前屋后的雪凜子,表面結一層硬邦邦的殼,腳踩上去都不塌陷,每當雪后我們便開始挖雪地道了,并在雪地道里導演著一場又一場的“地道戰”的智斗游戲。

  

  記得那年臘七、臘八,老天下起冒煙雪,風卷著雪像吹叫叫兒似的嚎啕,影風的地方都堆起魚脊似的凜子,特別是房后樹趟子邊,晴天后高高大大的雪凜子趕上小孩高了,陽光下雪峰矗立著一道道光芒,壯觀極了。我和張小子、二寶子、小六子、小豆子等十來個小伙伴兒,放學后便每人拿把鐵鍬,來到雪凜下學著電影里的故事,一鍬一鍬的挖掘雪地道玩。

  挖雪地道的游戲,是源自觀看電影《地道戰》的啟發。還是秋天在隊院子看電影時,我們便商量妥了,待下雪時挖雪地道,其意境一定不比這《地道戰》電影差。而臘七、臘八,又是凍掉下巴的最冷天氣,我們戴著棉捂子狗皮帽子,不忘看《地道戰》時的預約初心,便一起建設起來浩大的雪地道工程。

  我們挖雪地道,不是盲目的,也是按圖紙施工的。我在雪凜上用小木棍當筆,構思設計,畫上圖案,定位放線,然而挖掘進尺及走向,就得憑腦子的印象了。當然也有偏向的時候,不過也不能偏離多少,有時用敲擊雪壁辨認位置,有時用小棍敲擊洞蓋確定方向,最后費了九牛二虎的勁兒,一條20多米長的彎了幾個彎的雪地道,才算隆重地挖通完成對接了。

 

  雪地道竣工的時刻,是我們非常激動的時候,其心情不亞于現在開發一項浩大工程竣工的那樣喜悅。雖然沒有放鞭炮慶賀儀式,但小伙伴們拄著鐵鍬,一個比一個高興,蹦著跳著直撒歡,樂得小二胖向我臉蛋狠狠裹一口,待好幾天紫印子才消失。

  我們挖地道,也是有技術支撐的。選址時,找硬雪殼的地方,頂蓋結實不易塌;挖掘時,借鑒煤礦的支撐技術,個別地段用小木棍支撐一下;而洞一旦挖通,風進洞里,空氣流動,洞壁就瓷實不少。其實,雪蓋的厚度不是很厚,即使塌了方也沒啥大的危險,人扒拉扒拉就能拱出來。

  有一次,張小子玩惡作劇,看西院的小翠過來,便把頂蓋的雪鏟得薄薄的,當小翠一腳踩上便撲通落下來,一下子把張小子埋上了,當兩個人一起拱起身子來,小翠便罵他:你真壞!而其他小伙伴起哄道:張小子與小翠在地道里親嘴了。待長大后,兩個人還真成兩口子了,還生了一對雙胞胎,一個男孩一個女孩,張小子給兒子起名叫雪亮,小翠給女兒起名叫雪翠。

  

  記得雪地道竣工后,我們天天來玩地道戰。而每次玩完后,都是我負責搬兩塊雪塊把洞口堵上。有一次未找到雪塊堵洞口,待第二天來時發現洞口有兔子腳印。那時候野兔多,冬天雪地上??匆?。當時我推算到,洞里一定進來了兔子,要“守洞待兔”抓個活的。雪地道共三個口。于是,我們進行具體分工,我堵東口,二寶堵西口,張小子堵北口,而小六子、小過子和小豆子,分別從三個洞口進去到洞里邊搜索??芍^布置嚴密,疏而不漏。果真哄起一只兔子,小豆子喊堵住洞口時,兔子便向我這個洞口跑來。說時遲那時快,當兔子從我褲襠下穿過時,我雙腿一拼夾住兔子腰,雙手一抻扣住它脖子。那想到,兔子急了也咬人,當我一轉手時,覺得手指像針扎一樣疼,我急喊了一聲松了一下手,兔子便就式掙脫逃跑了,可手我的手指肚卻滴出幾滴血,把雪地砸個小坑坑,鮮血滋潤四周染紅了一片雪。張小子很喪氣,看見到嘴的肉飛了,便瞞怨我幾句:這是一場白搭流血的戰斗??!至今,時間已經過去半個多世紀了,我還清晰地記得那些嫩雅的思維和可笑的場景。

 

  還有一次,記得應該是臘月二十七,正是殺小雞準備過年的日子。我們在雪地道里玩完后,我像平常一樣堵上地道門。這時,一個老獵手正追著一只野雞,野雞是實在飛不動了,顧頭不顧腚,一頭扎進雪地道門的雪塊上。還是小豆子聰明,踢開雪塊野雞就飛到洞里,待獵人過來尋找野雞時,他便靈機一動,指著洞的另一個方向說;野雞飛到那邊去了。有待獵人走遠后,我趕忙把野雞哄出洞口放飛了。望著消失遠方的野雞,我心里敞亮多了,直恨獵人:讓你狠!好懸沒要野雞的命。待后來上學的課堂上,張小子偷著把這事跟老師講了,沒想到還受到學校的表揚。

  

  家鄉的氣象諺語說得準:三九四九,打罵不走;七九河開,八九燕來。轉眼,凜冽的寒風瘦了,陽光也飽滿起來,春天的腳步便悄悄來到故鄉。雪凜子一天天矮下身子,逐漸融化拼入小溪流,雪地道也慢慢變形縮小最后消失了。但我們這些孩子們的雪地道的情結,卻鐫刻在房后樹趟子旁的田野上,也永遠留存在童年記憶里。

  歲月更迭。一晃幾十年匆匆過去了。如今冬天暖和了,沒那么大的風,沒那么多的雪,孩子也不玩雪地道戰了。但每當下雪的時候,我便想起兒時玩雪時的情景,心靈又飛回久遠的雪地道的智斗游戲里,心中就生出幾分童趣的愜意及玩雪的快感。

   設為首頁 | 加入收藏 | 聯系我們 | 免責聲明 | 網站地圖  
   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:0451-82622425 郵箱:sgzwgk@126.com
地址: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: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:2300000013
       
       
互联网彩票开售倒计时 济南麻将下载 为什么国庆节彩票停售 ds视讯娱乐 藏宝阁两肖两码中特 北京时时彩5星平刷 pk10赛车走势图 股票风险 网络捕鱼达人下载 棋牌麻将室饰画 什么软件可以合买双色球 青海快3走势图 澳洲幸运5开奖官网 山东11选5暂停 广东体育彩票11选5 快速赛车冠亚军计划 金博士期货分析软件